金星閃閃軍旗紅

发表时间:2021-01-12 09:43 作者:吳繼璋來源:湯家彙鎮人民政府責任編輯:王濤 點擊數:我要糾錯
字體:[  ]

懷著崇敬和感恩的心情,認真觀看了安徽電視台錄制的大型理論文獻紀錄片《八月桂花遍地開》。

隨著六集曆史長卷地展開,我仿佛置身于當年父輩們求解放鬧革命的曆史場景,從中深切感受到了金寨十萬兒女爲祖國、爲人民浴血奮戰的烽火歲月。《八月桂花遍地開》像一首高亢嘹亮的交響曲,激勵著我們奮勇前行;像一篇讴歌英雄的贊美詩,鞭策著我們不忘重任在肩;像一幅穿越曆史的畫卷,告誡著我們不忘初心;更像是一支催人奮進的軍號,號召著我們前赴後繼,一往無前!

作爲一名金寨兒女,我爲能出生在金寨11093位革命烈士之一的家庭而驕傲;作爲一名戰士,我爲曾經在金寨經曆的“紅軍軍”峥嵘歲月而自豪。

值此中國共産黨誕生百年之際,《八月桂花遍地開》以翔實的史料、精心的編排,爲全國人民奉上了一部極其生動的革命史教科書。仰望那面獵獵舞動的軍旗,注視那顆閃耀著黨的光輝的五角星,衷心祝福偉大的中國共産黨百歲壽誕!祝福共産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一往無前、所向披靡!

湯家彙,這塊紅色的故土,已經成爲我魂牽夢繞、揮之不去的鄉愁。生而爲人,要懂得敬畏,敬畏曆史、敬畏先烈,敬畏用鮮血捍衛的信仰與忠誠。幾十年間,我一直在問自己:金寨爲何能走出59位開國將軍?父親爲何能從一個討飯的山娃子成長爲身經百戰的指揮員?是怎樣的信仰,怎樣的精神給了他和他們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力量?

53年前,我參軍來到父親跟隨紅25軍北上長征到達陝北後拓展的“紅軍軍”——39軍。記得下到116師347團三營七連的當天,指導員教我們新兵唱的第一首歌是:“我們的共産黨和共産黨所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是革命的隊伍。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爲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爲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半個世紀過去了,我至今依然能准確地唱出這首語錄歌的每個音符。雖是古稀老人,我依舊能清晰地記著這首語錄歌唱的每個音節。

我知道,39軍是金寨紅25軍1935年9月長征到達陝北後,與紅26軍、紅27軍共同組建的紅15軍團。1948年11月改爲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9軍。39軍機關的建制從未編散,是我軍唯一保留下來的“紅軍軍”。

我知道,116師是由陝甘紅26軍1932年12月組成,1948年11月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9軍第116師。自建師以來,116師逢惡必戰,逢戰必勝,逢勝必強,其政治素養高,戰役戰術無人能出其右,可謂“中國第一師”。

我知道,347團是1932年12月由陝甘紅軍遊擊隊改編的紅26軍,是陝北紅軍的傳人。該部隊作風勇猛,戰力超群,是我軍頂級主力團隊。

我知道,三營七連是1948年10月在父親指揮攻打錦州外圍義縣的戰鬥時英勇作戰,被授予“鋼鐵連隊”稱號。

鮮紅的軍旗從未褪色,耀眼的金星從未泯滅。

2019年國慶70周年閱兵時,伴隨著恢弘激昂的《鋼鐵洪流進行曲》,百名戰旗手持著紅色戰旗,乘車經過天安門廣場,全國人民爲之激情澎湃,成爲建國以來空前規模大閱兵的重要亮點。其中一面“突破臨津江英雄連”的戰旗,向世人講述著抗美援朝戰爭中一段攝人心魄的戰鬥。

1950年10月,父親隨陳赓從抗法援越戰場回國。他關注朝鮮戰局的發展,他牽挂57907名已經赴朝的官兵,他毅然舍棄與分離20年母親在家鄉見面的機會,不顧胃病纏身,大義提筆,請命入朝作戰。

1951年新年前夜,抗美援朝第三次戰役打響。父親指揮116師在39軍編成內展開對三八線臨津江的突破。當時,347團三營七連同其他三個兄弟連隊共同擔任突破臨津江第一梯隊任務。1950年12月31日16時40分,全師70門炮火急襲後,七連官兵從距敵前沿陣地150米的隱蔽部沖進零下20多度寒冷刺骨的江水。在我軍猛烈炮火掩護下,僅用11分鍾便突破了三八線,強渡了臨津江,爲後續部隊開辟了登陸場,劍鋒直指漢城,爲攻克漢城打開了缺口。

戰後,七連同本團五連及346團一連、四連被39軍同時授予“臨津江突破英雄連”榮譽稱號。鮮紅的戰旗是無數烈士用生命和鮮血染成,金色的五角星是指引戰將士們無所畏懼,一往無前的動力。

退伍後,在一次回鄉探親中,萦繞心中多年的疑惑終于有了答案。那天,我跟隨湯家彙鎮黨委書記盧士傳和鎮長張靜輝漫步在湯家彙的“紅軍街”。位于鎮中心遊客集散中心東側的易氏宗祠,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是當年紅軍醫院、少共豫東南道委和赤南縣委舊址。

易氏宗祠始建于清乾隆年間,建築爲一進三幢,6院26間,規模宏大、保存完整。我舉目仰望這座矗立了150多年的古建築,頗覺心潮澎湃。

湯家彙鎮黨委書記盧士傳指著左面牆壁隱約可見的字迹:“全體工農兵武裝起來,保護皖西北第一屆工農兵代表大會。”指著右面念道:“配合中央蘇區紅軍行動,爭取一省或數省首先勝利。”

湯家彙鎮鎮長張靜輝補充道:“這些標語都是80多年前紅軍留下的真實墨迹。1928年2月,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又稱‘少共’商南區委在這裏成立,第二年發動了立夏節起義。之後,在大別山區相繼成立了9個區的團組織。”

我問:“我父親1929年就是在這裏參加革命的吧?”

湯家彙鎮黨委書記盧士傳:“沒有考證我不能說。但有一條是千真萬確的,這座祠堂是當年少共豫東南道委和赤南縣委的所在地,是直接領導整個豫東南及赤南縣青年運動以及少先隊和兒童團工作的。”

“那,我父親爲什麽要當紅軍呢?”

湯家彙鎮黨委書記盧士傳和鎮長張靜輝對視了一下,用手往上一指:“你進去看看。”

我走上台階,竟然在石柱門框兩側發現了十個模糊的墨迹:

——左面:“打倒蔣介石”

——右面:“我們有飯吃”

看著這兩條深深印在石柱門框上的紅軍墨迹,我心中仿佛倏地透進一縷陽光——“打倒蔣介石,我們有飯吃”,這不就是父親執意要扔掉討飯棍,拿槍當紅軍的初衷嗎?這不就是金寨十萬紅軍發自心底的革命呼聲嗎?

“盧書記,我知道父親當年爲什麽要當紅軍啦!”

湯家彙鎮黨委書記盧士傳被我沒頭沒腦的話弄得一頭霧水。

我輕輕撫摸著門框:‘打到蔣介石,我們有飯吃’這十個字是窮人的膽、紅軍的魂,是金寨十萬人民子弟兵無敵于天下的定海神針,是無産階級當家做主人的沖鋒號。金寨是戶戶有紅軍、村村出烈士、山山埋忠骨、嶺嶺鑄英魂。一個個討飯的山娃子在炮火中成長爲一群群有理想的鋼鐵戰士——八月桂花就這樣在大別山傳播開來,革命的火種就這樣在一字一句間發揚光大。

2016年4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金寨縣時滿懷深情地說:“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熱土一抔魂。回想過去的烽火歲月,金寨人民以大無畏的犧牲精神,爲中國革命事業建立了彪炳史冊的功勳。我們要沿著革命前輩的足迹繼續前行,把紅色江山世世代代傳下去。”

“我們要銘記一切爲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作出貢獻的英雄們,崇尚英雄、捍衛英雄,關愛英雄、學習英雄……”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語飽含著對英烈的崇高敬意,更宣示著中國人民銘記曆史、開創未來的堅定決心。

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英雄是民族精神的最高坐標,是閃耀在軍旗上的金星,而黨的光輝就是輝耀金星的靈魂。大型理論文獻紀錄片《八月桂花遍地開》對此做出了最生動的诠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