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本色是儒雅 红色家风育英才
——邬蘭亭將軍紅色文物捐贈活動側記

发表时间:2020-12-21 14:32 作者:胡遵遠、胡本昌、任少松來源:縣檔案局責任編輯:黃圓圓 點擊數:我要糾錯
字體:[  ]

12月19日,雖是寒冬時節,但是天氣晴朗、陽光燦爛。在這個美好的日子裏,金寨人民的驕子、新時期將軍、原河南省軍區副司令、第20集團軍副軍長、南海艦隊副參謀長、山東省軍區副司令——邬援軍將軍及夫人一行,專程從武漢回到家鄉金寨,向我們捐贈開國將軍邬蘭亭留下的部分珍貴的紅色文物。

邬蘭亭將軍給我們最深刻的印象是立場堅定、對黨忠誠,無論遇到什麽困難、遇到什麽挫折,始終堅信黨、聽黨的話、跟黨走。2017年以來,我們先後應邀到省市相關單位和高校以及縣內各地做過幾十場題爲《紅色家風勵後人——金寨籍老紅軍、老將軍的紅色家風故事及啓示》的專場報告,每一場報告都會講起邬蘭亭將軍的2個故事。第一個故事是:1933年6月至1934年7月,邬蘭亭兩次被打入“苦工隊”當挑夫,做苦活、幹重活。第一次被誣陷爲“第三黨”,還遭到撤職、開除黨籍處分。但是,他義無反顧,堅定信心“跟著共産黨,爲勞苦大衆打天下”,把做苦工看作也是革命工作、黨的需要。第二次在“苦工隊”時,碰上一次遭遇戰,千鈞一發之際,邬蘭亭毫不猶豫、拿起扁擔做武器,奮力與敵人進行搏鬥,終于穩住陣地,用實際行動刷寫清白、用生命熱血盡顯對黨忠誠。

第二個故事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的“三反”運動中,有人誣陷正在朝鮮與美軍激戰的邬蘭亭“貪汙”。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就將邬蘭亭的夫人李平五花大綁、抄家批鬥,想逼她承認。但是,李平阿姨雖身陷監牢卻甯死不從。後來,組織上經過很長時間才將事實澄清。平反後,邬蘭亭夫婦從未向組織說過任何怨言,始終以堅定不移的信念、淡定從容的胸懷、堅韌不屈的意志,教育子女相信黨、聽黨話、跟黨走。

邬蘭亭將軍在我們金寨籍的開國將軍中,有幾個與人不同的鮮明特點。

一是參加革命時間較早。他經曆了鄂豫皖邊區土地革命整個過程。邬蘭亭出生在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父親和哥哥都是紅軍,是一個革命家庭。受父兄的影響,1930年11月,邬蘭亭年僅13歲就毅然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先後在紅一軍第二師、紅四軍第十二師政治部當宣傳員。第二年加入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在紅十二師政治部宣傳隊任少共書記,紅二十五軍成立時,改任第七十三師政治部宣傳隊少共書記。1933年由團轉黨。在鄂豫皖,他是紅一軍、紅四軍、紅二十五軍、紅二十八軍、新四軍第四支隊的老戰士。

二是終生從軍、戎馬一生(祥見文後鏈接)。

三是高度重視家風家教、鑄造了少有的“將軍世家”。人們都知道,邬蘭亭家一門三將軍:邬援軍將軍曾是陸軍第54集團軍坦克旅旅長,1995年6月7日《解放軍報》頭版頭條以《咱是爲黨帶兵的人》專門報道過他的治軍之道,《解放軍報》記者江宛柳撰寫的長篇報告文學《沒有掌聲的征途》專門報道了他的軍旅生活,在全軍引起了強烈反響。邬江興將軍是將軍和院士“一肩挑”,是全國著名的“通信與信息系統”的專家,文武全能。邬蘭亭重視家風家教、爲國育才、人才輩出、將軍世家,這一點在金寨籍開國將軍中也是光彩奪目的。原因何在?秘方如何?我們可以從他的思想和行爲中找到答案。1969年2月,邬江興當時年僅16歲,因“文革”不能繼續讀書而去參軍。入伍前,他與邬蘭亭有過一次長談:邬蘭亭以全身幾十處的傷疤和從軍幾十年的切身體會告訴他,當國家和民族需要的時候,軍人要敢打硬仗、能打勝仗,抛頭顱、灑熱血,在所不惜……在昏黃的燈光下,令年輕的邬江興深感意外的是,13歲參加紅軍、30歲出頭就當軍長、曾在鄂豫皖蘇區和鴨綠江對岸浴血奮戰的父親,對戰場上的英雄視若平常,對錢學森、華羅庚等科學家卻推崇備至。可以說,這是邬江興院士最終成爲著名的通信專家的最原始、最根本的動力和基礎。1978年,邬蘭亭在第20軍軍長的崗位上,時隔26年仍然沒有忘記抗美援朝以劣勝優的激戰中,對擁有先進武器裝備的期盼與渴望。于是,他在20軍積極組織軍師兩級機關和團以上領導幹部,大力開展軍事領域高科技學習活動,以此推動國防現代化建設。

邬蘭亭將中國農民“耕讀傳家”的傳統家風進行了發揚光大,使其升華爲家國情懷、紅色家風,收獲了種德得德、種道得道的豐碩成果。

12月19日中午十二點四十左右,邬援軍將軍一行抵達金寨。雖然時間早已過了午餐時間,但是他卻堅持捐贈文物後再去吃飯。一走進我們的會議室,他立即拿出此次帶來的邬蘭亭將軍生前曾經使用過、幾乎相伴一生的2支心愛的獵槍(均已做過去功能處理)和1個公文包。

邬援軍懷著十分激動的心情向我們介紹了2支獵槍的來曆。一支是FN5連裝早期精品獵槍。這支獵槍是比利時FN美國公司20世紀初的産品,由美國槍械大師約翰.M.勃朗甯設計,是世界著名的經典獵槍之一。它限量生産、罕見存世,是邬蘭亭將軍在1949年6月初于解放青島戰役中,從國民黨十一綏靖區司令劉安琪的指揮部中繳獲的。戰後,組織上就將這支獵槍分配給時任我軍第94師師長的邬蘭亭留用的。從此,這支獵槍就跟隨邬蘭亭將軍近半個世紀,留下了許多美好的記憶和感人的故事。

另一支是雷明頓5連裝皇家禮品獵槍。這支獵槍爲美國雷明頓公司20世紀初的産品,是世界著名經典獵槍,年生産量僅有個位數。這支獵槍是我軍在解放戰爭中繳獲的,幾經輾轉成爲了邬蘭亭將軍的心愛之物。定期擦拭保養,雖曆經百年,外觀卻始終精美如故。

緊接著,邬援軍又給我們介紹了邬蘭亭將軍和這些珍貴文物之間的感人故事。情節曲折、內容豐富,加上邬援軍將軍極富情感的用心講敘,讓我們深深地沈浸到硝煙彌漫、戰火紛飛的峥嵘歲月,仿佛看見邬蘭亭將軍那馳聘疆場、轉戰南北的威武英姿……時間雖然已經悄悄地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但是大家幾乎毫無感覺、忘記了饑餓……直到一點半左右才去用餐。

午餐中,邬援军将军连声称赞:家乡人民亲、金寨饭菜香、老区变化大……同时,又讲述了我们心中了不起的大将军——邬兰亭及其世上少有的“将军世家”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由此知道他们的家虽然贵为“将军世家”,但是,同样也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平凡生活。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他们家里同样也吃不饱饭……更令我们感动的是邬援军将军他们兄弟姐妹的家乡情、桑梓心!他说,他们每次从武汉回金寨,只要到了麻城、一过省界,心情就会十分激动起来,他们就会非常兴奋地不断高呼:“金寨,我们回来了!”只要一走進金寨红军广场,他们就会朝着父母的墓地高喊:“爸爸、妈妈,我们来看你们了!”

飯後,邬援軍將軍告訴我們,爸爸留下的最珍貴幾件文物都交給你們了,希望你們將來把它放在離我父親最近的地方,讓它們永遠陪伴我的父親。並且再次來到我們單位,一次又一次地背起父親留下的2支珍貴的獵槍……依依不舍、難舍難分之情溢于言表,既讓我們非常感動,又令我們十分敬佩……我們一定要妥善保護、認真整理、深入研究,充分利用這些革命文物,使之在全縣“四史”教育、革命傳統教育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活動中發揮它們的重要作用,讓人們睹物思人,把邬蘭亭將軍夫婦的光輝業績、高尚品質和崇高的人格風範,化作全縣人民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奮勇前進的聰明智慧和強大動力。

[链接] 终身从军、戎马一生的邬兰亭

1930年11月,邬蘭亭參加紅軍隊伍,1932年11月下旬,開始在紅25軍手槍團1分隊當戰士,從此開始軍事生涯。至1952年10月抗美援朝勝利凱旋,他在血與火的戰爭熔爐中整整錘煉了22個寒暑。到1987年5月光榮離休,他在黨的軍事工作崗位上整整度過了57個春秋。他始終身處革命戰爭的第一線,是槍林彈雨中的幸存者。他經曆了鄂豫皖蘇區土地革命戰爭和艱苦卓絕的三年遊擊戰爭。他智勇兼備,英勇善戰,抒寫出許多軍事傳奇,參與保衛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創建和鞏固淮南、皖江兩大抗日根據地和山東解放區,爲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建立了彪炳史冊的功勳。

1945年6月,邬蘭亭在新四軍7師19旅55團參謀長的崗位上,奉命率領所部第一營攻打駐守繁昌縣的汪僞第44師1個團。激戰一夜,翌日拂曉前勝利攻占敵團部,殲敵大部。1946年7月,率部參加朝陽集戰役、泗縣戰鬥,兩淮、漣水保衛戰等,與國民黨桂系“鋼軍”第7軍、整編第74師作戰,極大地挫敗了國民黨軍王牌部隊的囂張氣焰。11月,擔任華中野戰軍第7師19旅55團團長,率部參加宿北戰役、魯南戰役。1947年2月,擔任華東野戰軍第7縱隊第19師55團團長,率部參加萊蕪戰役。在圍殲蔣家樓之敵的戰鬥中,爲切斷敵整編46師與73軍的聯系,邬蘭亭親率全團指戰員跑步進入陣地,強攻激戰2個多小時,全殲該敵,俘敵3000多人,繳獲迫擊炮、六〇炮數10門,輕重機槍100多挺,彈藥庫1個,將55團全部更換爲美式裝備。1947年12月,山東兵團決定發起萊陽戰役,7縱擔任主攻,55團主攻萊陽城西關。邬蘭亭親自指揮突擊隊80多人,並以1營爲主攻營,強攻西關。在突破西門和城牆後,展開逐街逐屋的爭奪。鏖戰中,邬蘭亭腿負重傷,仍堅持指揮戰鬥。1948年4月,率部參加濰縣戰役。9月,參加濟南戰役。10月,調任膠東軍區新六師副師長。率部封鎖青島、即墨地區的國民黨部隊,以策應淮海戰役。1949年2月,改任第三野戰軍第三十二軍第九十四師副師長。4月下旬,參加解放青島、即墨的戰鬥。1950年1月,升任第九十四師師長。率部南下福建剿匪。5月,率部解放東山島,殲敵2000余人。

抗美援朝戰爭時期,邬蘭亭任志願軍第二十七軍九十四師師長,率部參加了第二次、第五次戰役和金城防禦反擊戰。1950年11月28日晨,邬蘭亭率九十四師完成了對長津湖地區美陸戰第11師和步兵第7師的分割包圍。30日晚發起總攻,他率部冒著零下30度的嚴寒,從四面向敵發起猛攻。激戰至12月1日拂曉,先後突破美軍前沿陣地,將敵壓縮在新興裏狹小的地域內。下午1時,美軍31團在40多架飛機的掩護下,以10余輛坦克爲先導,拼命向南突圍。94師與兄弟部隊一起,不顧敵機的嚴密封鎖,奮勇追擊,將逃敵相繼圍殲于新興裏、新岱裏、泗水裏一帶。新興裏一戰,殲敵3191人,擊斃美軍31團指揮官麥克裏安上校和繼任指揮官費斯上校,繳獲汽車184輛、坦克11輛、火炮137門、槍2345支(挺),擊毀坦克7輛、汽車161輛,創造了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以劣勢裝備全殲現代化裝備美軍1個加強團的模範戰例。

接著,率94師主力攻占囦水裏以東高地,與79師夾擊南竄的美軍陸戰第1師一部。後又率部向南猛追逃敵,殲逃敵一部,至12月24日,與兄弟部隊一起,勝利收複興南地區及東線各港口,使美軍頭號王牌部隊陸戰第1師遭受空前重創,打出了中國人民志願軍“天下無敵”的軍威。隨後又參加了1951年夏季防禦作戰和元山地區東海岸防禦任務。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二級國旗勳章、二級自由獨立勳章。

1955年9月,邬蘭亭被授予大校軍銜,榮獲三級八─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二級解放勳章。1961年8月10日晉升爲少將軍銜。1988年8月榮獲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